江湖

最近整理旧时的读书笔记,偶然间看到2016年3月写的一篇文章,读完之后感觉非常契合此时心境,遂将其发布出来。

 

适逢金庸92岁大寿,写下这篇文章,聊表敬畏之心。

我记得接触的第一本武侠小说,便是射雕三部曲之一的《射雕英雄传》,当时的我少不更事,无法理解东邪身上的邪气,也理解不了南帝为何遁入空门,更不明白西毒如此作恶多端,只是敬佩七公的行侠仗义,同时也笑郭靖的傻里傻气。以为所谓江湖,就是刀光剑影,向往着自己武功盖世,全下无敌。

接下来接触到的便是《神雕侠侣》,不理解杨过年少的苦,自然也不明白他成年后待人接物的姿态,不理解十六年后的杨过为何两鬓斑白,自创了黯然销魂掌,武学已臻化境,却依旧如此失落。只是非常喜欢郭靖的那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想着江湖应该不只有刀光剑影,还有行侠仗义,向往这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以盖世之功,为国为民,有一番建树。

此后细细品味了《笑傲江湖》,看到了令狐冲的无依无靠,任盈盈的身不由己,看到了君子剑的小人之心,名门正派的邪魔歪道,魔教的如水之交。当时 当时一直盘旋在脑海的一个问题——何为正?何为邪?当我三读《笑傲江湖》的时候,方证大师的一句偈语道破天机——心佛即佛,心魔即魔。而江湖,亦邪亦正,邪中有正,正中有邪,而不像当初那般纯粹。此时的我,已慢慢失去了当初天下无敌的想法,只想着一管清箫,一把古韵,退隐江湖。

然后翻阅了《天龙八部》,印象最深处,当属扫地僧让乔、慕容二人皈依佛门。想着江湖中腥风血雨,即便孑然一身,也难免遭人陷害,又如退隐山林,却不免旁人寻上门来,何不放下执念,遁入空门。天下第一又如何,一统江湖又如何,百年之后,不过是一抔黄土。何况高处不胜寒,真正天下第一,一统江湖以后,又有何乐趣可言,江湖即空,空即江湖。

后来,又陆陆续续的接触了《倚天屠龙记》、《书剑恩仇录》、《碧血剑》、《侠客行》等,但看来看去,虽然主旨不同,但却没有改变我对于江湖的理解,一个独立于现实生活的想象世界。

直到寒假品读了《鹿鼎记》,才算略窥其中的门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它不再是一个想象出来的地方。而它不一定必须以武力决胜负,可以是财富,也可以是权利,但唯一不变的是无处不在的腥风血雨。既然避无可避,逃无可逃,那何不融入其中,不一定需要盖世无双、富甲天下,亦或权倾朝野,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心。

福尔摩沙游学有感

五百多年前,葡萄牙人在大航海的过程中发现了台湾这个美丽的岛屿,将其命名为“Formosa”(福尔摩沙)。此次有幸在台湾停留多日,领略了与姑苏不一样的风情。而今游学之旅已近尾声,便将此行所见所感记录下来。

搭乘了延误的航班、坐了接机的大巴,风尘仆仆地赶到国立清华大学,迎接我们的是连绵的细雨和位居山顶的宿舍。在校外奔波了一个晚上,终于采购完了各类生活用品,做好了迎接不一样的暑期生活的准备。

在来之前,对于研究生的方向做了很多规划,最后锁定在了集成电路设计、机器学习这两个方向,但一直犹豫不决。由于在大陆接触了很多电路设计方面的内容,因此对于集成电路设计有着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而机器学习作为新兴产业,对于我来说仍然较为陌生的,借此机会正好接触一下,于是便进入了一个机器学习方向的实验室进行暑期学术交流。

刚进实验室的时候,接待的学长让我脱鞋进入,并告诉我实验室开门的时间是上午十点,这对于我来说是较为震惊的。经过一番简单的交流后,确定了最后的研究方向——语者辨识,由于曾经做过类似的工作,因此并不是那么困难。

但在整个研究的过程中,慢慢发现,整个实验室的研究过程大多是特征的选取、模型的选取、参数的调整这类隔靴搔痒的操作;偶或有一些自己搭建网络结构的创新,但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再者就是找了很多篇论文,选一个最优的方法进行实现。再结合与大陆认识的机器学习方向的研究生聊天的过程中所表达出的对于调参现象的普遍性的问题,慢慢开始更加全面的认识了这个方向。对于我个人来说,似乎更想做的是研究其背后的原理,而不是仅仅调个参数,选个方案。虽然最后汇报的时候说的头头是道,但对机器学习这个方向也慢慢失去了兴趣,或许我真正喜欢的就是集成电路设计吧。

学习之余,更多的是感受不同的文化,接触不一样的人。在与接待家庭的交流过程中发现接待家庭的叔叔曾就职于台积电,从事集成电路的工作,对于我准备走这个困难的方向表示了极大的鼓励。在与接待家庭游玩的过程中,也建立了一定的情谊。看到对方与上一届的学长、学姐仍然联系紧密,互赠礼品,有着些许感动;在感受到对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无私的奉献时心里满是感激与惊喜。

此外,还完成了环岛一圈的小目标,体验了台湾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欣赏了大海的雄壮与美丽,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深入到美术馆中去欣赏那一幅幅摄影、画卷,感受到了不同于烦闷工科的轻松、愉悦。参观了各类纪念堂,看到了许多历史上文件的手稿、复刻版,其中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一代名臣李鸿章在《马关条约》上签名,耳边回响起了那位沧桑老人在签订《辛丑条约》时对庆王说的那句话:”庆王爷,天下最难写的是自己的名字,你还年轻,仕途无量,这个卖国贼的骂名,还是让我来当吧。”大清虽然亡了,但我泱泱华夏致力于民族复兴的脚步,却一刻也未曾停歇。

一转眼已来到了分别的时刻,人生总是不停的相遇与离别,看着空中的明月,不禁赋诗一首:

夜半残灯花不语,白藏冷月水空吟。
清华相逢应如昨,水木惜别忽至今。
碌碌三旬求正道,茫茫万里觅佳音。
此间邂逅终须散,高山流水冷伯琴。

2017

一直想写年终总结,却总是忙于应付各种事务,导致一拖再拖。适逢今天立春之际,写下这篇文章,权当是对过去一年的反思与总结。

时间真是个猝不及防的东西,不知不觉中高中时创建的这个博客已经在巨大的互联网世界中立足四年了,而我也已经从当时特别无知的高中生变成了如今比较无知的大学生了,年龄总是一年一年的增加,但是真正的智慧却不会随着时间线性的增长,总是需要及时的去反思总结并且在实践中进行运用才能真正的内化成智慧。

如果说2015年的关键词是“比赛”,那么2016年的关键词一定是“项目”。虽然许多人习惯在“项目”前面加上“科研”二字,但是当真正的深入进去才会发现,你一个普普通通的本科生,又怎么可能做的了什么科研呢?无非是导师看你骨骼惊奇,想锻炼锻炼你,顺便让你搬搬砖罢了。再说那么多本科发顶会的同学,又有多少人是凭借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呢,大多数都是导师研究出来挂个名而已。

当时为了接触更多的研究方向,所以申报了很多各方面的课题,回想过去一年,从基础的STM32写到FPGA最后转到机器学习习,涉猎也算不窄,但是写完这么多东西以后却发现这些都不是我所喜欢的方向,似乎自己更喜欢的是集成电路设计方面的内容,而不是从小就开始学的编程。经常会有学长和我交流的时候问我,为什么代码基础这么好,不报就可以,或者说不走计算机科学(CS)方向。我感觉当遇到大量重复工作的时候写个程序来代替是我做喜欢的工作,但是现在国内的底层码农基本都在沉迷在各类企业管理软件的制作之中,偏重业务逻辑也不是算法逻辑,对于这方面却没有很多的兴趣。

通过过去一年的磨练,我发现自己对于未知的内容有着较深厚的兴趣。对于编程方面,如若让我使用别人的算法实现各种各样的系统,那我一开始都会去拒绝这样搬砖的体力活的(当然砖还是要搬);如若让我去改进或者设计一个种全新的算法,却能够让我感到非常excited。对于电子方面,如若面对的是一个根据理论可以得到很明确结果并且与实际相符的电路时,我是非常乐意去制作的;但是如果遇到一些比较玄学的电路或者理论与实际相差甚远的电路时,我却愿意去探索其中的原因以及奥秘。

但是未知的内容钻研多了就会产生一种疲累感以及无力感,当解决这些未知内容的时间限制越少时,这种感觉越强烈。往往这个时候就想什么事情都不做,好好的放空一下自己。但是生活怎么可能这么顺心如意,更加常见的剧情便是紧接而来的无数的事务忙的晕头转向。难得的闲暇便是刚刚考完试的几天吧,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娱乐一番。

在大学学习已经两年有余了,对于大学课程也找到了应对其的套路:平时翻翻书,考前做做题。说起来轻巧,但是却因课程难度而异。对于简单的课程,考前两个小时背个重点就能应付;对于较难的考试,考前可能要看上一个礼拜才能勉强应对。但是考完以后却发现书上所教授的内容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因此年末时想到一个方法:将输入式学习向输出式学习进行转型。于是就有了知乎专栏上面的内容,通过综合大学所学的知识和课外的知识,从根源上解释如何制造一套计算机。

但是,光学习仍然不够。想想已经是半只脚踏出校门的人了,同学之间讨论的话题也从大一时如何上大学、为什么上大学变成了毕业以后读研还是读博,国内深造还是出国深造,读什么方向。当然偶尔也会调侃道房价为什么这么贵,连个厕所都买不起。去年一年所做的项目就是为了确定研究生到底应该读什么方向,目前粗略的定了两个(集成电路设计以及机器学习)或许随着以后的学习会发生一些变化。虽然想读博,但是看着那么多博士哭天抢地,却又有点犹豫。去年下半年开始尝试着出国的准备,最终以1217事件悲惨收尾,或许这个应该就是今年的重点吧。虽说开始进行出国的准备,但是却还有很多的未知,到底要不要出国读?读不读博士?先硕士后博士还是直接博士?读完以后要不要回国?回国了又该如何发展?这无数的念头在脑海中挣扎,或许应该安慰自己“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除了这些内容外,去年还利用空余时间接触了乐理方面的知识,自学了Ukulele。虽然只会一些基本的曲目,但是发现当身心烦躁时弹上一曲却能使自己平静下来。此外还接触了中医的知识,感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在中医养生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最后重拾了中学时期的《周易》,研究起了八字算命,在玄学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对于玄学方面的内容,可以引申出很多有趣的内容,希望日后有机会可以写出了与大家分享。

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过很多的困顿、艰辛,但是我相信这一切都值得。明天还有新的梦想等着我们去追逐。

再见了,ACM-ICPC

终于还是来到了这一天,当双手在键盘上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竟有些颤抖。尽管曾经不止一次的思考过退役后的场景,也做足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当这一刻真的到来,却有些不知所措。看着ACM交流群里热烈的讨论,关上窗口,退出该群;将ACM资料小心翼翼的放置在移动硬盘的角落,不小心瞥见NOIP退役时存放的资料,记忆一下子席卷而来。在算法竞赛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的行走了将近五年,从NOIP到ICPC,是时候说再见了。

此时的我,依然记得多年前第一次提交A+B时的激动,记得思索半天推导出Segment Tree时的满足,记得苦思冥想理解Dancing Links时的欣喜,记得写完几本草稿本后证明Binary Indexed Tree时的顿悟,记得那无数个奉献给《数据结构》和《算法导论》的日日夜夜,记得一遍遍的WA和随之而来的AC。记得那一个个打训练赛的下午,匆匆忙忙地胡乱吃完从后庄带来了晚饭,便投入下一场比赛。记得水平日渐提高时的欣喜以及发挥失常后的焦急。

那无数在实验室刷题的时光,除了让我体会到了较之高三更为枯燥的生活,却也给我带来了些许快乐。一群人讨论时事热点时的激烈,徐老师突击检查时的尴尬,准备题目汇报时的担心,为新生赛出题的忙碌,准备新生授课的紧张以及北疆饭店里的谈笑风生都将成为珍贵的记忆,小小的实验室,承载着一群人的梦想,不断的奋斗,只为接近更广阔的天空。

四场比赛,从上海开始,再到长春,辗转北京,最后回到上海,两铜两银,在最后的EC-Final中夺得银牌,虽然无缘World Final,但也算是个不错的成绩。

第一场比赛是华东理工大学承办的上海邀请赛,铜牌,身为常年铁牌的弱校选手,第一次参赛拿到一块铜牌也是意料之外。回来以后便和队友商量,区域赛一定要拿到苏州大学的首枚银牌。第二场比赛是东北师范大学承办的亚洲区域赛(长春站),在我们奋力拼搏五个小时以后成功收获一枚铜牌,为此队友们都低落了许久,徐老师却安慰我们好好准备,还有机会。第三场比赛是北京大学承办的亚洲区域赛(北京站),银牌,不负所望,成功晋级EC-Final。最后一场便是上海大学承办的EC-Final,以银牌收尾。

我的算法竞赛道路也就到此结束了,退役的原因很多,一方面作为一名电院的学生,本身课业压力较大,无暇分心;另一方面也是想多接触一些工程,将所学的算法竞赛知识运用于实践。

故事很长,就像一场长长的宴会,大家说说笑笑,戛然而止,来不及一一道别。

感谢一路帮助过我的父母、老师和朋友,陪伴我度过快乐的ACM生涯。

感谢曾经的队友,我会记得你们CARRY过我的每一场比赛。

感谢ACM交流群,和大家谈笑风生是我的荣幸。

最后,愿我们都前程似锦。

2016

当我习惯性的在博客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才发现2016又是一个闰年。且将这篇文章的内容定位在总结与展望吧。

回顾整整一年,学到了很多知识、参加了很多比赛、去过了很多地方、也认识了很多朋友。

前段时间,有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在复习完《模拟电路》后,发现全书讲了很多的方面,但是好像很多东西都是浅尝辄止,并没有触及问题的本质;在如同《信号与系统》,虽然向读者呈现了傅里叶变换以及拉普拉斯变换这两个优美的积分变换,但是却闭口不提它们当时是如何发现的,也不会如同《数学分析》那般严谨的证明其正确性。

由此引申出来,我们寒假需要为ACM集训队的新队员授课,当我将我的授课内容拿出来和队友商量时,他们都认为讲算法时候不要涉及太多的原理以及证明,然而我却认为在没有清楚原理和证明之前,即使能够熟练运用,但却还是不能内化为自己的知识。正如前几天保研南大、腾讯实习的学长尝试性的与某公司视频面试,当时我在他边上,当对方提及一些算法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应对自如,但是当对方问及,请证明这一算法的正确性时,我们却都有些为难。

下面是不得不提的ACM实验室,这一年所有的假期基本都在实验室度过,从寒假的留校培训,到暑假的赛前集训,整天的日程便是学习和刷题。可以说,我们队伍算是较为幸运的,一共参加了4场比赛,分别在华东理工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北京大学、上海大学,也取得了较为不错的成绩,具体可以参加这两篇文章:《记2015 ACM/ICPC上海大都会赛》《记2015 ACM/ICPC亚洲区域赛(长春站、北京站)》,其中上海大学的比赛总结暂时还没有动笔。

此外,还参加了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大赛,与两位大三学长组队,准备阶段制作了四轴飞行器,最后比赛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临时换题,虽然三天只睡了8小时,比赛结果也不是非常满意,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却学到了很多东西。

关于项目方面,今年大大小小一共完成了5个项目,前阵子把今年的项目全部结项的时候,本想指望着可以稍微休整几天,但是目前已经有3个明年的项目开始立项。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在剑桥的半个月时光,它使我领略到了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习惯以及思维方式,以前只是在文章中读到“开拓了眼界,拓宽了思维”,当这些事情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能体会到这种文化的冲击所带来的感受。当我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就被那蔚蓝的天空所震撼,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拥抱着久违的刺眼的阳光,再加上田园式的环境,使我产生了一种「久居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感觉。从剑桥回来以后,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来记录记录这如梦般的半个月,但是无论怎么写,都无法表达我的想法,所以也就只能作罢。或许这些经历将会如同那些我读过的书一般,最终成为我的血与肉。

以上大概是2015的缩影,一言以蔽之——有些辛苦,却也非常值得。

至于即将到来的2016,一切都会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