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以前就想写篇日志了。一开始是用来抒发竞赛生涯结束的感慨,后来变成了对复赛成绩的凭吊,现在成了一篇随笔。所以题目叫做「杂」。

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了,成绩还没出来,至于总结也很难说。且按下不表。

考前网购了一本书《图解:梅花易数》,想起自己之前靠自己看的那点易学知识,实在是太浅了。一直以为占卜算卦是非常难的事情,一定要有什么特殊的条件。昨天稍稍看了几章《梅花易数》,顿时感到易学的博大精深,对于人世间的种种世相都可以用来占卜,或许这样就可以到达真正的「掐指一算」的程度吧。

再且说说自招吧。自荐交大,本以为自己实力足够,材料够硬,结果就好比面试的时候直接被关在了门外。说实话,失落,到没太多,当时看到结果,郭华本想安慰一下我,我却直接说「这没什么。」。不过这倒给了看客们一些话题,省的他们没舌根子嚼,也罢,也罢。

说起这个,似乎还应该感谢两次竞赛的失利,对于打击最大的该是高二的那次,原本斗志昂扬,想着进省队。结果却等来一个二等奖,连省选的资格都没有。再想来,我自认为水平虽然不算特别高,但拿个一等,问题应该不是特别大吧。或许,这就是人生。也多亏有了前几届失败的经历,有了心理准备,也慢慢的有了如今的心理素质,但更大的可能或许是自招并不是我真正看中的吧。既然高考是人生中难得的相对公平的竞争,那么就让它来证明这一切吧。

不过郭华帮我写的材料,说我「正大光明」,这个评价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想想也挺对的。再来说说找张兴写材料吧,虽然我已经不再是梁丰NOIP的队员了,但他还是一样的热情,或许NOIP只是一个桥梁,沟通的是我们师生二人吧。

昨天回到家,发现有个「七牛公司」的市场营销人员找到我,绕圈子绕了半天,结果是让我在博客上发他们公司的广告,在听了我一番说辞之后,他说我的拒绝太成熟了。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复他。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意味着我的博客在慢慢的发展吧。

比起空间、人人之类的社交网站,我似乎更倾向于博客,一来博客不会推送信息,不会记录访客,完全是靠读者自己意外搜寻得到,二来比较清静。

临近年关,有些事情也不想提了,不过还是坚信一句「人在做,天在看。」,所谓业因业果。

本想回归原来的题目,谈谈竞赛结束的感想,无奈在我的记忆里,只有没日没夜的刷题,以及无数的Wrong Answer。不过,我倒是学会了如何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奋斗。

至于寒假的规划,首要任务当然是学习,次要人物就是研习《梅花易数》,最好还可以看一点《纳甲筮法》。当然了,如果能够像去年暑假一样,赚点外快就最好了,当然,只是想想罢了。

暂且到这吧,明天就要去学校了,也不知道会面对一个怎样的分数。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