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此为一模作文的再创作,之所以取这个题目,是因为当时考试时取的题目实在不堪看。至于将其归于「痴言」分类,大抵可以用曹雪芹的「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来解释吧。既然谓之「痴言」,自然是「假语村言」,看官们大可一笑罢之。正文如下:

他躺在宿舍的床上,皎洁的月光安静的洒在地上。他的舍友早已入睡,只是楼上宿舍还时不时传来些许笑声,他知道他们定是在开卧谈会。

这倒也无妨,反正他也睡不着,最近一系列的事情搅得他心绪不宁。刚刚从竞赛的前线败下阵来,回到教室,面对着成堆的作业。本来微弱的保送机会也早已化作了泡影。其实对于参加这次竞赛,他内心是极其矛盾的,本可以去参加数学决赛,说不定还可以弄个省一。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有了省一,这又都是他所想要的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对于未来,他有着非常清晰的目标。以至于在高三刚开始填目标时,他毫不犹豫,写下了「上海交大」。当时的他成绩并不理想,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有勇气在班主任的电脑上打出这几个字来。以至于填完以后根本不敢看班主任一眼,便径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回到宿舍,他从舍友口中听到其他同学的一些反应,「有人说你考上上海交大他就从楼上跳下去。」他笑笑,淡淡的答了句「那他得先买好保险。」他一直是这么的自信,哪怕是在最黑最暗的时刻。

当然,他知道,那些所谓的闲言碎语都没有丝毫用处,行动才是最切合实际的。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会在高一上学期短短一百多天刷完一本《英语5·3》;自己的数学会从这儿算错了,那儿没看清题目到一个比较可观的成绩;虽然语文还是在原地踏步,但是他并不着急,他知道,他能够把它做好,用他的老师的一句话说,叫做「尽善尽美」。

说实话,在一开始,他自己也很迷茫。高二的时候,由于竞赛落下了很多,考试一般都是惨不忍睹。但他找到了支撑他不停奋斗下去的信念。每天背单词,整理错题,刷《英语5·3》,当时的他也不确定,想着,坚持一个月看看结果怎么样吧。第一次月考,他意外的进入了前十的行列,此后基本稳定。但这似乎离他的目标还是相差太远。他总是希望做的更好。

但是,似乎在几次成绩稳定后,他奋斗的热情似乎有所衰退,好在即时反省,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又经历了几次大型考试,他的舍友突然又告诉他,「又有一个人说你考上上海交大他就从楼上跳下去。」甚至不惜调侃一句「我也是。」他依旧是那句玩笑的回答。

这种冷嘲热讽对于他来说已是习以为常,这些年里,他经常和它们打交道,他知道不用去太在意,只要坚定自己的脚步,一直走下去,当阑珊褪去,一切都会柳暗花明。

记得一模第一天考完,他在走廊上看夜景,他的同学在一旁吹着伤感的曲调,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却也只是长嘘一声,此时,他的同学说道「听说你数学考得很好啊。」他苦笑,「还行吧。」他的同学继续说道「还行就是很好。」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的确,是不错。但却没有考好的感觉,那种所谓的愉悦与轻松。取而代之的是沉重。

不是他不善言谈,只是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快乐都在别人的眼里。」有人说他「装深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其实他知道自己一点都不「深沉」。譬如大家在晚自习下课后通常会讨论数学题,这题怎么做,那题答案是多少,他觉得这些题目还够不着要讨论的难度,所以很少加入。偶尔插一句话,也会被同学「你这方法谁想得到。」给堵回去。他的数学水平也不是很高,他也经常做错题目,看着满目疮痍的试卷,不知所措。

他也学着别的同学,尝试着阅读英文的小说,却听到「人家英语什么水平,就你,看得懂吗?」当然,他不会就此停下了步伐。

他也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信任的人。也愿意在某个午后,和几个朋友出去走走逛逛,抑或坐下来喝杯咖啡,聊聊天。

看着高考倒计时牌,他不知道六十多天以后会是什么,但是他感到一天天过的越来越快,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更明白两个多月后的结果意味着什么。所以,不论如何,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脚步。

「在这人世间有些路是非要单独一个人去面对,单独一个人去跋涉,路再长、再远,夜再黑、再暗也得独自默默地走下去。」他突然想起了席慕容的这句话,在昏昏沉沉中睡去。

「叮···铃···铃······」拿起手表看了一眼,已是早晨六点,他知道,这又是新的一天。

梦想,在远方等着他。

6 条评论

  1. Pingback: 2015 – Ivy –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