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昨日·NOIP – 第二回 再入信竞

上回说到,我在初中的时候参加过一次普及组的初赛,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退出了,开始了自己的自学之路。

到了高中,此时的我已接触了多门编程语言、脚本语言。无意间听说高中还有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非常欣喜,盼望着能够参加,也想和众位高手一较高下,看看自己多年的自学是否有成效。于是一直深信不疑学校中有许多深藏不露的高手,因此一直非常的低调。直到有一天,得他人引荐,认识了信息组的负责人,也就是后来我的辅导老师,也算是一个朋友——张兴老师。

第一次交谈是在电话中,他粗略的问了一下我的情况,便说,「今天下午一点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信息组三楼,网管室。」我听了一怔,「网管室」,听上去非常的厉害,想必那位张兴老师也不是泛泛之辈。当下欣喜,难以言表。于是匆匆准备,提前十分钟到了「网管室」。

现在想来,当初的欣喜,多半源于自己在编程方面的一点小能耐终于能够有人赏识,大抵如此吧。

在等待的过程中,看见一个人走来,我猜想那人应该是学校的老师,便叫了一声「老师好。」,谁知那人回道,「我不是老师。」。这段插曲算是过去了。又过了几分钟,只见一个男子向我走来,皮肤黝黑,身材枯瘦,再加上之前的插曲,我不敢断定他是老师,便踌躇了一会儿。就在此间,他说道「你就是王凯吧,来的这么早啊。快进来。」边说边从兜里掏出钥匙,熟练的打开门,进去后,他找了一张凳子,放在他的办公桌边上,说道「坐。」从一开始他对我的态度,早已使我受宠若惊,再加上此间,我百般推辞,但奈何不过,只得战战兢兢的坐下 。大气都不敢出。(当然,到了后来,我进他办公室,大多都是径直搬了张凳子就坐了下了。所以上文说道,他不仅仅是一位师长。)

他为了缓解气氛,指着一张断了一个角的凳子,说道「你猜这是怎么坏的?」,我不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只是摇头,他笑道「被一个同学坐坏的,他过会儿也会来。」当下我想,那人应该是一位高手。

我们谈论的内容非常的广泛,我记得他听到我说初中学过一些Pascal,以为我想继续学Pascal,便准备劝我不要去学那么破旧的东西。但得知我想选报C++并且有一定的基础时,倒是舒坦了不少。于是我们便谈了很多关于桌面应用程序开发的事情,又聊到了网页开发,包括Javascript、JQuery等等,最后谈到了算法,对于这方面,我只是略懂,因此聊起来有些吃力,还被当场指出了一个错误——我当时给「归并排序」自创了一个名字「递归排序」,闹了一个笑话。

在这中间,又来了一位同学。他已跟随张兴老师学了几节课,再加上我之前的自我揣测,刚开始对他还是有几分摸不透,毕竟不知道他到底水平如何,所以对于一些自己并没有太大把握的内容,并没有说。但听他的言谈,倒也不似高手,当下才放下了心。

第一次的聊天,大多都是关于计算机方面的内容,随着接触时间的增加,我们也聊很多关于学习、生活方面的事情,在此按下不表,后文会详细记述。

在交谈中,一转眼便将近下午三点,我便去自习了。在临行前,他只是告诉我,以后每周六中午放学后,便到他的办公室来。听了这话,我便知道,他愿意将我当作信息组的一员了。由于这是内部决定的名单,因此比正式竞赛分科早了整整半个学期。

这次谈话对我来说,可谓受益匪浅,自学了三年,终于有一个人可以与我畅谈这些技术。此后,我分别接触了两届信竞大神,虽然他们在年龄上长我一岁,不过倒也相处的来,尤其以缪晓伟、项业成、王意天、胡宇涛四位,交谈最多,他们在学习和生活方面也都给了我很多的经验和指导。这些在后文中会详细记述。

整件事情回想起来也是一场意外,若非那位小伙伴的举荐,恐怕我不一定会是张兴老师辅导,那么我也就不一定会进信息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