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寄思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窗外的夏虫唧唧喳喳的叫着,在iPad上打字,以前感觉很慢,去突然间感觉快了起来。

细细想来,自从毕业以后,一直在忙,不是写程序,就是补课,我也不知道自己整天在忙些什么,或许只有让自己忙起来,每天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才不会感觉到无所事事带来的焦躁与不安吧。

现在,补课结束了,程序在分工协作,任务不是很重,所以忙里偷闲,来欣赏夏虫演奏的大自然的交响曲。

一切景语皆情语。回想六年中学生涯,不禁感慨万千。补课时看到那些学生,不论小学、初中、高中,都由衷的羡慕。正如围城一样,我们再也去不到围墙里面,只能在外面看着他们重复着我们的故事,时而为他们感到高兴,时而为他们感到担忧,但到后来才明了,这是他们的生活,需要他们去体验,我们的旁观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是徒增自己的感伤罢了。

例如高昕宇,小升初,考上了常青藤,我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一点自己的影子,因此总是希望他往后六年的中学生涯好好努力,好好把握,自己当初没有完成的心愿,希望他们能够完成。

有这样的想法,大抵是因为自己六年中学生涯有太多的遗憾吧。六年认识了很多人,从刚开始的点头之交,慢慢接触,大部分人最终回归到点头之交,有些人变的形同陌路,当然,也有极少数人变成了倾心相交。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放冷箭,有人争锋相对,到最后才发现,他们竟然是你信任的人。人情冷暖,大抵如斯。

六年,真正认真的是初三、高一、高三。前两次基本如愿,哪料到高考出乎意料。这且不说,这六年来,事事受阻,极少有守得云开见日,且都遭受非议。或许,这该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吧,且看这出戏该如何演吧,剧本在上帝手里,也在自己手里,却没有最终解释权。世事难料,大抵如斯。

当分别已成习惯,我们已不会记起比尔博姆的告别,剩下的只是互道珍重,或许这便是最后一别,再无相见。回想起来,这六年来,经历了小学毕业,当时大家还小,完全不理解分别的含义,在分别时,还笑嘻嘻的互相打闹;初中毕业,走出教室的那一刻,并没有想到分别,事后才意识到,这一别就是永恒。现下的各奔东西,却变的稀疏平常。大家都相信,还可以继续联系。只是,不知道以后联系上的,是不是今日的你,以后一起玩耍的,是不是今日的你。时间总是那么无情,呼唤着距离一起,将彼此分隔、分割。无能为力,大抵如斯。

岁月褪去了我们的稚气,留下一副看似坚硬的外壳,却不料它一触即破,剩下我们独自哀伤。在这跌爬滚打中,逐渐加厚了外壳,却变的冷漠,失去了本来的纯朴与自然。由此产生的便是深深的距离感。变的复杂无比,却极力追求简单,到头来连自己都没有弄懂自己是谁。所谓宿命,大抵如斯。

不知不觉,已过夜半,窗外仍有小作坊在工作,夏虫依旧唧唧喳喳的叫着。

7 条评论夏夜寄思

  1. 仔细阅读了本文,博主的文笔很不错,相比我的文笔我都都觉得自愧不如,可能这就是天注定的吧。写文章时老是弄不清楚何时使用什么标点符号,语文差到不能再差了… 向博主学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