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2015 ACM/ICPC亚洲区域赛(长春站、北京站)

细细想来,已经有近四个月没有更新过博客,上一次还是在7月份。既然这样,那就从那时候讲起吧。

整个暑假,绝大部分时间在参加ACM训练,除此之外,还参加了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拿了个一般的奖项;去英国走了一遭,体会了不同的风土人情。一直想好好记录这两件事情,但总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搁置了。

这学期自从开学以来就一直非常的忙,刚开始备战ACM,上个月在长春拿了一块铜牌,上星期在北京拿了一块银牌,周三刚刚把FPGA设计邀请赛的作品完成,明天一大早赶往上海交通大学参加微软Hackthon大赛,下周需要提交全国移动互联网开发大赛的作品,再加上最近期中考试周,几乎忙的没日没夜。

这几天难得有个喘息的机会来,却发现自己已难以适应如此清闲的生活了。思来想去,不如把这两次比赛过程中的所见所闻写下来,权当回忆罢。虽然前往北方这两个城市的目的是比赛,但是我却希望在这篇文章中淡化比赛的内容,一来比赛的内容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较为陌生,如果不是参加过类似的比赛,很难感同身受;二来比赛的情况已经反思总结过,也没有必要再拿出来写一遍。因此,我想尽可能的把整篇文章的重点放在整个旅途的过程,我所见到的、遇到的人和事。

当暑假里进行的网络预选赛结束时,我便想去北方的赛区经历一番,主要原因是没有出过什么远门,想出去见识一番,顺便可以拿个奖回来。最终分配给我们队伍前往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北京(北京大学)这两个赛区。

先来说说长春赛区,这也是我第二次坐高铁,第一次是去年的上海邀请赛,可以参阅《记2015 ACM/ICPC上海大都会赛》。从苏州到长春,11个小时、1000多公里的路途,体验了从短袖到毛衣的气候与风景。在去的途中,坐在我边上的是一位在苏州从事医疗工作的长春人,听说我是苏州大学的学生,便和我聊了起来,不停地向我推荐长春的旅游地点,使我深切的感受到了东北人民的热情。

当然,到达长春的时候,我才发现曾经的东三省,如今是如此的破旧。可能由于气候的原因吧,晚上七八点钟在路上已经看不到什么营业的门店,大多都已打烊。所幸当时并没有暖气,所以空气质量虽然不是很好,但还能接受。

报道的时候,专门负责接待我们学校的志愿者早已等候多时,这也不由得使我感到一阵惊喜。简单的手续后,志愿者在我们带队老师的请求下,带领我们参观了东北师范大学。学校不大,但是富有现代气息,宿舍楼更是高达二十层,此外,我们还去了隔壁吉林大学串门。第一天走下来的感觉便是破旧,即便是白天,想要在大街上找一家像模像样的超市也非常的困难。

第二天,我们便开始了正式的比赛,从上午9点到下午2点结束,然后颁奖,闭幕式。吃完晚饭,一直到晚上6点才结束。接下来却无奈的强行被拉到KTV唱歌以庆祝比赛顺利结束。晚上9点多钟出来,同学叫来了吉林大学的同学,想让他带我们逛街,然而正如前文所说,所有的商店都已关门,我们就这样在黑夜中顶着零下一度的温度在东北的马路边行走,最终回到宾馆附近的一家烧烤店吃了夜宵才回去睡了。

在归途中,由于接下来要考试,所以便一直在复习。当我准备休息一会的时候,坐在我边上的旅客突然跟我说,你解微分方程的速度真快。于是便聊了起来,对方表示已经工作,希望我能够在大学里好好学习。临走时戏谑地说,我要是再跟你聊下去,就要和你去苏州了。

经历的第一次的失败,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在北京赛区拿到一块银牌,也算是对自己过往训练的一种肯定。但是我们都知道,北京是所有赛区中难度最大的,因为所有的强队基本都会去,而奖牌是根据百分比来评定的。也就是说,同等的成绩,可能在长春可以拿到一块铜牌,到北京,可能连一个牌都拿不到。因此,这一个月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有些许压力。最后两次训练赛的时候进入了银牌区或许给了我们些许宽慰。

前往北京的旅途虽然不及长春的一半,但却更加艰难。由于比赛与一门考试冲突,在院教务主任、院长、校教务之间辗转多次,终于办完了缓考申请,院长签字的时候,语重心长的说:好好比,拿一块银牌回来。

当我走下动车,踏上北京的土地,感受到的是帝都强烈的雾霾,直教人难以呼吸,以至于后来拍照时竟然以为自己的摄像头坏了。当我们来到宾馆,看到破烂不堪的房间和高昂的住宿费,不禁感叹帝都人民的生活。与长春类似,我们报到当天参观了北京大学,这座历史悠久的名校,在未名湖畔,眺望密檐宝塔。感受到了强烈的文化冲击,或许这就是一个学校应该积淀下来、传承下去的东西吧。

正式比赛时,进入场馆,不禁怔住。这是2008年承办北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的场馆,头顶“Beijing 2008”的字样依旧一尘不染,展现着它的光辉。开幕式时,各位国际嘉宾纷纷致辞,中英对照,使人仿佛置身于国际决赛的现场。5个小时的比赛很快便过去了,而颁奖阶段,却着实进行了两个多小时。这使得一位与我相识多年特地从北京师范大学赶来希望和我见一面的网友在寒风中等待了一个多小时,颁奖典礼结束后,我才得以从场馆出来迎接他。

我们多年的交流虽然只是通过电磁波作为媒介传递着消息,但当我们真正见面时,却如同多年老友一样亲切。在北大艺苑餐厅吃完晚餐,稍作闲逛,便和他前往北京师范大学游玩。当我晚上8点多钟坐地铁返回北京大学时,在夜色中,来到一个邮筒旁,投递了近十张明信片,也算作是和朋友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

今年的比赛也就随着北京赛区的结束而落幕了。

4 条评论记2015 ACM/ICPC亚洲区域赛(长春站、北京站)

  1. Pingback: 2016 – Ivy –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