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沙游学有感

五百多年前,葡萄牙人在大航海的过程中发现了台湾这个美丽的岛屿,将其命名为“Formosa”(福尔摩沙)。此次有幸在台湾停留多日,领略了与姑苏不一样的风情。而今游学之旅已近尾声,便将此行所见所感记录下来。

搭乘了延误的航班、坐了接机的大巴,风尘仆仆地赶到国立清华大学,迎接我们的是连绵的细雨和位居山顶的宿舍。在校外奔波了一个晚上,终于采购完了各类生活用品,做好了迎接不一样的暑期生活的准备。

在来之前,对于研究生的方向做了很多规划,最后锁定在了集成电路设计、机器学习这两个方向,但一直犹豫不决。由于在大陆接触了很多电路设计方面的内容,因此对于集成电路设计有着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而机器学习作为新兴产业,对于我来说仍然较为陌生的,借此机会正好接触一下,于是便进入了一个机器学习方向的实验室进行暑期学术交流。

刚进实验室的时候,接待的学长让我脱鞋进入,并告诉我实验室开门的时间是上午十点,这对于我来说是较为震惊的。经过一番简单的交流后,确定了最后的研究方向——语者辨识,由于曾经做过类似的工作,因此并不是那么困难。

但在整个研究的过程中,慢慢发现,整个实验室的研究过程大多是特征的选取、模型的选取、参数的调整这类隔靴搔痒的操作;偶或有一些自己搭建网络结构的创新,但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再者就是找了很多篇论文,选一个最优的方法进行实现。再结合与大陆认识的机器学习方向的研究生聊天的过程中所表达出的对于调参现象的普遍性的问题,慢慢开始更加全面的认识了这个方向。对于我个人来说,似乎更想做的是研究其背后的原理,而不是仅仅调个参数,选个方案。虽然最后汇报的时候说的头头是道,但对机器学习这个方向也慢慢失去了兴趣,或许我真正喜欢的就是集成电路设计吧。

学习之余,更多的是感受不同的文化,接触不一样的人。在与接待家庭的交流过程中发现接待家庭的叔叔曾就职于台积电,从事集成电路的工作,对于我准备走这个困难的方向表示了极大的鼓励。在与接待家庭游玩的过程中,也建立了一定的情谊。看到对方与上一届的学长、学姐仍然联系紧密,互赠礼品,有着些许感动;在感受到对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无私的奉献时心里满是感激与惊喜。

此外,还完成了环岛一圈的小目标,体验了台湾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欣赏了大海的雄壮与美丽,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深入到美术馆中去欣赏那一幅幅摄影、画卷,感受到了不同于烦闷工科的轻松、愉悦。参观了各类纪念堂,看到了许多历史上文件的手稿、复刻版,其中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一代名臣李鸿章在《马关条约》上签名,耳边回响起了那位沧桑老人在签订《辛丑条约》时对庆王说的那句话:”庆王爷,天下最难写的是自己的名字,你还年轻,仕途无量,这个卖国贼的骂名,还是让我来当吧。”大清虽然亡了,但我泱泱华夏致力于民族复兴的脚步,却一刻也未曾停歇。

一转眼已来到了分别的时刻,人生总是不停的相遇与离别,看着空中的明月,不禁赋诗一首:

夜半残灯花不语,白藏冷月水空吟。
清华相逢应如昨,水木惜别忽至今。
碌碌三旬求正道,茫茫万里觅佳音。
此间邂逅终须散,高山流水冷伯琴。

1 条评论福尔摩沙游学有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