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最近整理旧时的读书笔记,偶然间看到2016年3月写的一篇文章,读完之后感觉非常契合此时心境,遂将其发布出来。

 

适逢金庸92岁大寿,写下这篇文章,聊表敬畏之心。

我记得接触的第一本武侠小说,便是射雕三部曲之一的《射雕英雄传》,当时的我少不更事,无法理解东邪身上的邪气,也理解不了南帝为何遁入空门,更不明白西毒如此作恶多端,只是敬佩七公的行侠仗义,同时也笑郭靖的傻里傻气。以为所谓江湖,就是刀光剑影,向往着自己武功盖世,全下无敌。

接下来接触到的便是《神雕侠侣》,不理解杨过年少的苦,自然也不明白他成年后待人接物的姿态,不理解十六年后的杨过为何两鬓斑白,自创了黯然销魂掌,武学已臻化境,却依旧如此失落。只是非常喜欢郭靖的那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想着江湖应该不只有刀光剑影,还有行侠仗义,向往这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以盖世之功,为国为民,有一番建树。

此后细细品味了《笑傲江湖》,看到了令狐冲的无依无靠,任盈盈的身不由己,看到了君子剑的小人之心,名门正派的邪魔歪道,魔教的如水之交。当时 当时一直盘旋在脑海的一个问题——何为正?何为邪?当我三读《笑傲江湖》的时候,方证大师的一句偈语道破天机——心佛即佛,心魔即魔。而江湖,亦邪亦正,邪中有正,正中有邪,而不像当初那般纯粹。此时的我,已慢慢失去了当初天下无敌的想法,只想着一管清箫,一把古韵,退隐江湖。

然后翻阅了《天龙八部》,印象最深处,当属扫地僧让乔、慕容二人皈依佛门。想着江湖中腥风血雨,即便孑然一身,也难免遭人陷害,又如退隐山林,却不免旁人寻上门来,何不放下执念,遁入空门。天下第一又如何,一统江湖又如何,百年之后,不过是一抔黄土。何况高处不胜寒,真正天下第一,一统江湖以后,又有何乐趣可言,江湖即空,空即江湖。

后来,又陆陆续续的接触了《倚天屠龙记》、《书剑恩仇录》、《碧血剑》、《侠客行》等,但看来看去,虽然主旨不同,但却没有改变我对于江湖的理解,一个独立于现实生活的想象世界。

直到寒假品读了《鹿鼎记》,才算略窥其中的门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它不再是一个想象出来的地方。而它不一定必须以武力决胜负,可以是财富,也可以是权利,但唯一不变的是无处不在的腥风血雨。既然避无可避,逃无可逃,那何不融入其中,不一定需要盖世无双、富甲天下,亦或权倾朝野,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心。

1 条评论江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