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卷一][周文] 石碏諫寵州吁

【原文】

  卫庄公(此处指卫前庄公,卫国第12任国君)娶于(齐国)东宫(太子)得臣(人名)之妹,曰庄姜(人名,庄为她丈夫的谥号,姜为她娘家的姓)。美而无子,卫人(表结果,因此)为赋《硕人》(出自《诗经·卫风》,为歌颂庄姜美丽的诗篇)也。又娶于(国名,今河南东部及安徽西部),曰厉妫(人名,戴妫的姐姐妫[guī]。生孝伯,(同“早”死。其(妻之妹从妻来者曰姊戴妫(人名,厉妫的妹妹桓公(卫桓公,卫国第13任国君),庄姜以为己子。
  公子州吁(人名,卫桓公异母弟,卫国第14任国君嬖人(出身低贱而受宠的人,此处指卫庄公的宠妾;嬖[bì]之子也。(州吁有宠而好(军事,公弗禁,庄姜恶之。
  石碏(卫国大夫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公正、合宜的道德、行为或道理(规矩,弗(交付(邪恶,不正。骄奢(不节制(同“逸”,安逸(合理的结果(从,由邪也。四者之来,(宠爱(俸禄过也。将(立……太子州吁,乃定之矣;若犹未也,(阶梯,此处为动词,指一步步引向之为祸。夫(受到而不骄,骄而能(制服,降而不(怨恨,憾而能(自安自重,忍耐而不轻举妄动;眕[zhěn]者,鲜矣。且夫(连词,况且贱妨(妨害贵,少(同“凌”,欺辱长,(疏远的(离间(亲近的,新间旧,小(凌驾,欺凌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抛弃顺效逆,所以(招致祸也。君人者,(应该(同“事”(尽力去,(现在(表转折,反而速之,无乃(恐怕不可乎?”弗听。
  其子(石碏子,协助州吁弑兄继位,被石碏大义灭亲与州吁(交往,禁之,不可。桓公(即位,乃(告老还乡

【解读】

石碏劝谏卫庄公的第二年,州吁在石厚的帮助下,弑桓公而自立,多亏了石碏用计,大义灭亲,借陈国国君之手把弑君乱国的州吁和自己助纣为虐的儿子石厚抓住,并派人把他们杀死。

石碏的谏言有三层意思,环环相扣,入情入理,深入地分析了由“宠”导致灭亡的必然性:其一,“骄、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说明骄奢淫逸来源于娇纵溺爱;其二,受宠爱就会变得骄横,骄横就不会安于自己地位低下,地位低下就会有怨恨之心,心生怨恨就不会安分守已;其三,从此以后,地位低贱的就会欺压地位尊贵的,年纪小的就会想办法凌年纪大的,关系疏远的就会找机会离间关系亲近的,新的离间旧的,小的欺凌大的,淫乱的就会破坏有道德的。如此这般,祸事就注定要来了!

劝主谏君,须在紧紧把握谏旨的前提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理,须说透,说到位。《石碏谏宠州吁》正具有这样的特点。文中所提到的“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的爱子方法,历来被认为有借鉴意义和实践意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