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卷一][周文] 臧僖伯諫觀魚

【原文】

  春,(鲁隐公)将如(邑名,亦作“唐”,今山东鱼台县东)(同“渔”,捕鱼)者。臧僖伯(人名,重臣,鲁隐公伯父,封于臧,熹为谥号,伯为排行)谏曰:“凡物不足以(行,用)大事(祭祀、军事活动等),其(材料)不足以(预备)器用(祭祀所用的器具与军事物资),则君不(行动)焉。君将(纳入)民于轨物者也。故讲事以(衡量;度[duó])(法度(程度,谓之‘轨’;取材以(同“彰”,彰明物之有华饰者又彩色也,五彩相间曰采,谓之‘物’。(合乎(合乎物,谓之乱政。乱政(多次行,所以败也。故春蒐(春天打猎,搜寻不产卵、未怀孕的禽兽蒐[sōu],搜寻夏苗(夏天打猎,捕猎伤害庄稼的禽兽秋狝秋天打猎,顺秋天肃杀之气,进行捕猎活动;狝[xiǎn],杀冬狩冬天打猎,冬天各种禽兽都已长成,可以不加选择地加以围猎;狩,围守,皆于农隙以讲事也。(每三年而治兵(练兵、比武等军事演习活动(回到[国家]振旅(整顿部队,归而饮至(古代礼仪活动;凡盟会、外交和重大军事行动结束以后,都要告于宗庙,并举行宴会予以庆贺,以(计算军实军用车辆、器物和战斗中的俘获等(表明文章(服饰、旌旗等的颜色花纹(明确贵贱,(分别,辨别(等级(排列(遵循少长,(讲习,行,用[大事的]威仪也。鸟兽之肉不(装入,陈列古代祭祀时盛牛羊等祭品的礼器俎[zǔ],皮革、齿牙、骨角、毛羽不登于(武器,兵器(这样的鸟兽君不(射箭,古之(规矩也。若夫山林(材木樵薪之类川泽菱芡鱼龟之类之实,器用之资,皂隶(杂务的仆役,本指奴隶之事,官司(负责主管的官吏之守,非君所及也。”
  公曰:“吾将略地(到外地巡视焉。”遂(棠(陈列(渔具而观(捕鱼。僖伯称疾(推说有病不从。
  书曰:“公(同“施”,实施,陈设(于棠。”(不合乎(礼法也,且言(远离(国土也。

【解读】

初读此文,不禁感慨鲁隐公堂堂一国之君,为何不能去棠地看捕鱼,难道国君连这点自由也没有吗?而后发现臧僖伯之所以谏阻隐公到棠地观鱼,是因为隐公这一活动,不符合那个时代一个国君应该遵循并身体力行的行为规范。不符合,就会“乱政”;而屡屡“乱政”,就会导致国家的败亡。况且,隐公远离国都,到棠地观鱼,并非为了体察民情,更不是与民同乐,而仅仅是他本人的一种游乐活动。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敢对臧僖伯的谏言说一个“不”字,最后不得不以“吾将略地焉”为借口,坚持到那里寻乐去。

本文围绕着“礼”字展开劝谏,且虽然是劝谏“公将如棠观鱼”,但谏辞中对此事却不着一语,这可说明,劝谏并没针对这一单一事件,而是针对整个礼制。如果隐公听了臧僖伯这番谏辞明白了“礼”对他的制约性,“如棠观鱼”这种“非礼”的事自然也就不会发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