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卷一][周文] 臧哀伯諫納郜鼎

【原文】

  夏四月,(鲁桓公)(国名,姬姓,开国国君为周文王庶子,今山东成武县东南)(古代烹饪器物,常用作旌功记绩的礼器,故又为传国重器(国名,春秋时灭郜国)(收进,收藏)大庙(即太庙,天子或诸侯国国君的祖庙),非礼也。
  臧哀伯(鲁国大夫,臧僖伯子)谏曰:“君人者,将(表明)(德政)(堵塞)(违背[礼义的行为]),以(统治)(察看百官;(仍然)(担心)或失之,故昭令德(美德)以示子孙。是以( 因此)清庙(祖庙)([用]茅草[作])(屋顶)大路(同“大辂”,即大车)(同“括”,[用茅草]捆束[的])(席子大羹(同“太羹”,也作“泰羹”,古代祭祀时用的肉汁)不致(此处指不调五味)粢食用黍稷制作的饼食,祭祀用作供品;粢[],黍稷,泛指谷类粮食不凿(此处指不精细加工),昭其俭也;(古代帝王公卿祭祀宗庙时穿的礼服(古代帝王公卿戴的礼帽([],古代用做祭服的熟皮制蔽膝([tǐnɡ],古代君臣在朝廷上相见时所持的玉制朝板,即玉笏(束在腰间的革带,皮带(古代男女穿的裙式下衣(古代自足至膝血缠在小腿部的帛条或布条,即绑腿([],双底鞋,此处泛指鞋子把冠冕稳定在发髻上的横簪[dǎn],古代垂在帽子两旁用以悬挂塞耳用的玉瑱[tián]的带子[hónɡ],古代冠冕系在颔下的带子;古人戴冠冕时,先用簪子别在发髻上,再用纮挽住,系在簪子的两端[yán],古代覆在冠冕上的一种长方形饰物,以木板为干,外包黑色布帛,昭其(制度也;藻率一种用来放玉的木垫,外包熟皮,并绘有水藻形图案[bǐnɡ],刀剑套[běnɡ],佩刀刀鞘的饰物。[pán],绅带,又名“大带”下垂的大带古代旗帜上下垂的饰物套在马胸部的革带,即马鞅,昭其(数目也;火龙黼黻古代礼服上所绣的花纹,如火形者为“火”,如龙形者为“龙”,黑白色相间如斧形者为“黼[]”,黑青色相间如“亚”形者为“黻[]”,昭其(同“纹”,纹彩也;五色青、赤、黄、白、黑五种颜色(比拟(景象,昭其物也;钖鸾和铃系在马额头上的叫“钖[yánɡ]”,系在马嚼子上的叫“鸾”,系在车前用作扶手的横木上的叫“和”,系在绘有龙形图案的旗帜竿头的叫“铃”,昭其声也;三辰(指日、月、星[qí],旗面绘有龙形图案,竿头系有小铃铛的旗子旗,昭其(光明也。夫德,俭而有(制度(上升(下降(法则。文物以(记载之,声明以(发出之,以临照百官,百官于是乎(警戒(恐惧,而不敢(轻视(纲纪)(规章)。今灭德立违,而置其(贿赂(器具于大庙,以(公开地(给……看百官。百官( 同“像”,仿效之,其又何(惩罚焉?国家之败,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宠赂(明显也。郜鼎在庙,章孰甚焉?武王克商,迁九鼎相传为夏禹所铸,用以象征九州,夏、商、周三代都把它作为政权的象征,成为传国之宝雒邑也作“洛邑”,东周都城所在,义士犹或非之,而况将昭违乱之赂器于大庙。其若之何?”公不听。

【解读】

臧哀伯在劝谏鲁桓公“纳郜鼎”的时候,没有直言此事,而是站在一个“为君者”的高度,高屋建瓴的提出了身为人君应当遵循的“礼”,而后再话锋一转,指出鲁桓公“纳郜鼎”这件事情有违“礼”,同时举出周武王迁九鼎被非议的教训来进一步加强劝谏的效果。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臧哀伯劝谏的时候,运用了一系列排比句,类似于后代的“赋”,以至于读起来朗朗上口,气势恢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