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志(2019年度总结)

前岁戊戌作志姑苏,今岁负笈求学金陵。时日之易逝兮,若川上流水,须臾已逾一载矣。回首己亥,所历之事皆历历在目,故作志以记之——曰游,曰学,曰情。

戊戌霜月,余赴南京大学攻硕。其时河海大学曹公往谒吾师纪公共研太赫兹芯片一事,席间谓其欲得一优生以作数字集成电路。吾因伶俐聪颖,见拜于曹公,方知其欲为真随机数芯片,作文以刊,与会东瀛ISCAS2019。余涉学尚浅,好作文,喜言说,曹公之言深中吾意,遂以诚事之。其间曹公尝发文余,要余详其制以假。历数月,竟成。至流片,已近除夕;然流片期已定,余不得已作图于年关之际,奔忙于交通之间,及近元宵,初成。然陡逢难事,遂赴梁溪研究院求教。此间受益匪浅,乃诸多典籍未有录之。

事毕,余作讲演文稿以备ISCAS2019,几番删改,终成。至己亥五月,经禄口,赴东瀛,奔札幌。至海关,始觉言语不通之弊病,幸纪公工于日语,方致客栈。群贤毕至,少长咸集,论于札幌会议中心,凡五日。会四海洋人,以洋文与其争高下、论短长,所获颇丰。及予登台讲演,但有万全之备,亦变色怅然矣。言毕,诸君问难,幸得南洋理工大学曾公从旁助余,不致见笑。

此番会晤,甚矣吾之新识。科研实非象牙之内,乃江湖尔。为讲师者,必先积其资历,拓其人脉,聚众以谋其私,然后文章乃出,而后项目、基金不可胜数,终至教授。

己亥六月,得纪公举荐,其大人闫公邀余攻博,治器件。因无心此道,故假言推辞。再邀,复辞之。又邀,余始察攻博事。吾尝思攻博之事,欲赴重洋,师夷长技以制夷。又吾爱海泓攻硕加国,若余得攻博其校,则两全其美也。然细考知其几微,故攻博于闫公。其因凡四:一,闫公其人仓廪实,结交广,利培养;二,西洋学仅滞于其表,海内学可深入其里;三,攻研期短,无利治学;四,余欲工器件也。此余攻博四因也。

攻博至今半年有余,所治之学自太赫兹至器件,需识器件之学甚多,凡三月乃成。及至项目,方知不可拘泥,自器件至算法,个中条理,需了然于胸。予尝欲学贯微电,此道几近吾志也。因所学甚深,常思以忘食;因乐于其中,故无所迫。

今岁要事实乃与吾爱海泓偕旅山河,一曰梁溪拈花湾,一曰齐鲁胶澳。拈花之行仓促成于海泓归宁之途;及至家,辄为通行、客栈诸事。三日之行纵览浮生闲趣,除杂思,弃案牍,园中静坐,邑里漫步,赏五灯湖景,徜梵天花海,拈花福点制糕点 ,惠山泥人绘泥人。

己亥八月,乘休假隙,偕海泓往适胶澳以避暑。初至,凉风送爽,宛若金秋。旅居民宿,自为烹饪,仿佛兮若久居之侣,淡然闲适。小青岛上风习习,金沙滩头浪汹汹;驿外栈桥日栖栖,古堡钟鸣声重重;啤酒博物工序奇,晚市宵夜意兴融;海底世界鲸豚戏,情人坝上晚风浓。寥寥五日,所游甚欢。

未几海泓赴加国深造,至此分离两地,情愈笃,思愈切。尝有视讯之便朝夕与闻,聊慰吾心;又有古人驿寄梅花、鱼传尺素,以藉吾情。

旧岁将去,新元复始,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