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小高考打个点

高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小高考,就这样过去了。写下一篇日志来记录一下小高考复习期间的一些感受和想法。打点计时器真可谓是人类一项伟大的发明。

这段时间,思考了很多,体会了很多,感悟了很多。且听我慢慢道来。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短短的四句诗,却透出了人生渺小宇宙无限的感慨。我们终究是很渺小的,微不足道,试问千万年后,我们又在哪里呢?生命是那么渺小,于己,对于这个世界,我们有多大的意义呢?或许最大的意义就是不要让生命留下遗憾吧。于他,我们又为何要让俗世凡尘的喧杂打搅了平静的内心呢。或许庄子是正确的,我们的确应该逍遥游。感觉很多事情是没有结果的,很多事情是徒劳无功的。是我超脱了,还是我才是真正蒙在鼓里的人。或许我们都只是上帝的玩偶,不幸的是,上帝喜欢掷骰子。突然想起一首诗:

虞美人·听雨        —宋·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人生无常,总有许多美好的事物,在你还没来得及珍惜的时候悄然逝去,不论是亲人,信念,抑或其他。而对于我们,所能做的,也唯有好好珍惜每一天吧。一直很欣赏乔布斯的一句话“记住你即将死去。”,但是我始终无法做到。或许是因为他的经历使然吧。

对于人生的思考大概就是这样了,接下里就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怀疑了。

首先,根据“矛盾是普遍的。我们要用一分为二的观点看问题。”那么,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否具有另一面呢。这不禁引起了我的思考。后来,对这一原理越来越感到不可信,事事有矛盾,时时有矛盾。而且还要求我们用联系,发展,全面的观点看问题,试问,这样一来,岂不是陷入了相对主义的泥潭?再者,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辩证法是从黑格尔那里继承下来的。大家都知道,黑格尔是近代西方唯心主义的集大成者。而对于这一继承,居然只是简简单单的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剔除了黑格尔辩证法中唯心主义的成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说辩证法有唯心主义的漏洞,这也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它会陷入相对主义了。

对于世界观这一方面,我比较倾向于老子。对于庄子也有些可借鉴之处。

以上便是我最近思想方面的记录了。下面主要来谈谈生活和学习方面的吧。

最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历史成绩吧,从一模53到二模77再到三模85。该怎么评价这件事情呢,该说我有潜力呢,还是该说我以前根本不认真呢。刚开始觉得半个月背书一定很无趣,没想到还真挺充实的。因为一根弦紧绷着,就没时间去管别的了。

考试前一天,感冒了,到了晚上发烧。幸好及时吃了退烧药。虽然考试的时候没有头痛,但还是感到很困。不过到了下午考生物的时候已经基本清醒了,至于政治,其实没什么区别,因为用不着动脑子,只要把背的搬上去。总之,小高考已经考完了,对于过程,无怨无悔。至于结果怎么样,还是得看运气。

越来越有种感觉,考试结果,和水平没有太大的关系,最主要的是运气。就好比上次有一场比赛,一位神犇辛辛苦苦花了一个多小时写了几百行代码,0分;一位蒟蒻,几分钟写了个随机数,100分。这就是运气。我们无法把握,因为是上帝在掷骰子。人生的戏剧性就在于,你可以努力的很多很多,虽然它占据了99%的比例,但取决定作用的1%却在上帝手中。就好比爱迪生的名言“成功是99%的勤奋加上1%的天才,但往往那1%是最重要的”。

以后我再也不用知道如何促进我国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了
以后我再也不用知道如何正确看待反经济全球化了
以后我再也不用知道如何防治我国西北荒漠化了
以后我再也不用知道生一个即患白化又患色盲的孩子的概率了

这究竟是福是祸,以后我们就再也见不到小四门老师了。马静华,翟玉明,盛费兵,张书玉。学了那么多仅仅是为了一场考试?突然想起中考,是淡淡的忧伤吗?

不管怎么说吧,既然考完了,也就过去了。感觉一个人突然松了下来。又发现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不管是生活,学习,竞赛。是该好好缕缕了。接下来应该要开始准备自招吧。也不知道玉米考的咋样,到现在也不透个风声。为了吸取了玉米来不及准备的经验,所以过一段时间就开始吧。至于竞赛,张兴让我给高一竞赛的上课。所以还要做课件。讲课对于自己巩固所学,的确很有帮助。主要讲数据结构。

好了,就这样吧。

接下来的道路会更崎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