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三):彷徨

好久没来打理博客了,一直没时间。有时候想要写些文字也就这样耽搁了。比如说《谁是少数幸福的人——读<红与黑>有感》,这篇文章我写在了随笔本上,却一直没时间把它发到博客上来。慢慢发现现在我们自由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想要安安静静地阅读名家大作也就成了一种奢望。

高考三天在学校上课,我们在图文信息楼四楼最西边的小教室里。根据张伟兴的暗示,隔壁就成了食堂和棋牌室。三天上课,我们一共吃了三顿东池。中午休息的时候看电影,躲在心缘爱心社玩。还差点被周汉东抓到。高一的就没这么幸运了,第一天晚自习就吵得不得了,被王胖子轻而易举地抓了现行,揪去见张新宇了。然后王胖子带着他的战利品笑嘻嘻的来到我们教室说:高二的和高一的就是不一样,到底是有追求的了。

三天做了很多题目,其中最有趣的,被我们改编成课余娱乐项目的便是这道题目:

桌上放有\(n\)根火柴,甲乙二人轮流从中取走火柴。甲先取,第一次可取走至多\(n-1\)根火柴,此后没人每次至少取走\(1\)根火柴。但是不超过对方刚才取走火柴数目的\(2\)倍。取得最后一根火柴者获胜。问:当\(n=100\)时,甲是否有获胜策略?请详细说明理由。

但是每次玩的时候总是遇到一些小意外,明明处在必胜态,却一不小心走向了必败态。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玩玩。

三天上课,也给了我近距离接触高考的机会。每场考试结束以后,我们可以近距离的接触考生,听他们谈论题目,甚至可以和他们进行一些交流。最激动人心的莫过于听了一次高考英语听力,当时走廊里站满了高二搞竞赛的人,努力的捕捉广播里蹦出的每一个词句。听完听力,我却有些迷惘了。是啊,我们马上就要高三了,要准备自主招生,准备高考。事情越来越多,任务也越来越繁重了。我也不知道高考那天我会是发挥的怎么样,或许命运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的不可捉摸吧。

我最近时常在想一件事情,究竟什么才能够使得一个人获得真正的快乐。曾经在心理学的书中看到过这个问题,它所给出的解答是一种被誉为“自我实现”的马斯洛理论,也就是需求层次理论。以前我对于这一理论是非常认同的,不过现在我的想法开始有了些细微的改变。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小学吧,我总是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取得的成绩,获得的荣誉。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自我实现”。但是现在我却更愿意藏巧于拙,将有才能的一方面隐藏起来,而显露出一些比较拙劣的方面。也不知道为什么,陈季伦总是叫我大神,搞得我不知所措。也有人说我是信息学大神,但是我却不是很喜欢这个头衔,所以每次有人问到我关于计算机方面的问题,除非特殊情况,我都会向他推荐李老师。有时候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总想和朋友们一起分享,但是却发现大家都很忙,也就只好作罢了。

更多的时候,我在思考这样一件事情,为什么我和同龄的一些人差距这么大呢。为什么我不像他们一样好玩,为什么我不像他们一样喜欢玩游戏,为什么我不像他们一样满脑低俗的思想······相比之下,我却喜欢看各种书籍、资料,有时候甚至对他们的生存状态嗤之以鼻,究竟那种才是真正的,属于我们现在的,符合我们年龄的生存状态呢?并没有谁对谁错,谁是谁非,后来想想,仅仅是个人的选择不一样罢了。但我相信,十年后,二十年后,我不会为我现在所选择的不堕落的向上的生存状态而后悔,而他们,却谁也说不准。

最近发现了自己身上一个很大的毛病,我也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描述。或者可以称之为——不成熟。遇人遇事,处理的不够好,就比如说那次和舍管阿姨的争执。完全没必要那么激动。当然,也没惹出什么后果,甚至我开始怀疑那舍管阿姨是想自己讹点钱。因为如果真是学校要求我们赔偿,那么她没有理由不再来向我要钱。但是既然过去了,也就不管它了。但是有的是还是不能太冲动,做事不能不考虑后果。

言归正传,又瞎扯了好多,本来想好好规划一下接下来的极为珍贵的一年时光。

首先是在七月份的数学复赛,前几天和朱宇聊了聊,听他所说,通过这次选拔并不难,只需要做出那道平几。尽人事,听天命。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

接下来当然是自主招生,根据近几年的招生简章,我应该是选择数学、物理这两门考试科目。对于数学学科,现在在数学组上课,接下来又要去扬州培训,这样下来,对于自主招生问题应该不会很大,只要平时在多刷刷题。物理却有点难度,因为物理竞赛的书很难啃啊。也不知道自主招生物理竞赛内容会占多大比例。

目前比较现实的学习方面的计划就是这两个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