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20130809)

今天同学聚会,感慨颇多。彼此分别已有两年,有些人还是像以前一样,有些人却已很难辨认。不禁喟叹「时间」的伟大。还是简单的提一下今天聚会的事情吧。

最令我意外的,是虞永春老师。没想到时隔三四年他还记得那次我踢球撞破眼睑去医院缝了好几针。一见面直接就问,上次缝针的那里还看得出吗。还有就是以前宿舍里的兄弟们,大家还是这么亲近,随意的开玩笑,嬉戏打闹,感觉很好。还有小伙伴们,我想死你们了!有些话无须多言,好兄弟们!

下面讲讲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吧,太零碎,将就着看吧。

有评价说我现在的博客学术味太浓厚,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只是报以尴尬的笑。想来放暑假已经有一个月了,却感觉这个暑假充实无比,基本每天都会做做《英语5·3》,刷上一两张数学试卷。说实话,对于这种生活挺期待,也挺喜欢。因为在某些时候我的自制力的确很差。以至于最近不太想写一些文字记录生活,而是写一大堆关于数竞的文章。其实本来写了好几篇,只是大多写了一半就写不下去了,于是只好保存为草稿,最后不了了之。

我记得刚开始申请域名,搭建博客的时候,我的目的仅仅是将这个博客作为生活的一个备份,而不是一大堆关于学术的文章。显然,近阶段我没有做好这一点。不过回过头来想一想,这些学术的内容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作为生活的备份也无可厚非。实质原因则是不想写一些回忆性的文字,所以只好发一些学术方面的文章,免得博客变成一潭死水。

足球赛,上午在四十摄氏度的高温下,踢一个多小时,下午我们有时候提早放学,继续踢一会儿,感觉非常舒服。踢完以后整个人什么都不想做。但是后来物理组还是被王惠峰发现了。

每天数学课都是做题目,讲题目,期间接触了许多很有趣的题目,比如海盗船长分金币的题目。

这个暑假终于写出了像样的程序,卖出了像样的价格。还是很兴奋的。

这次就到这吧,有点急事,仓促停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