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拾遗(零)

注:这篇文章在草稿箱里沉睡了许久,现在勉强将其写完,可能有所遗漏。

7月15日至7月24日去扬州参加了数学夏令营。现在将沿途一些所见所闻所感记录于此。这几天的经历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生活单调的像巴甫洛夫的狗,日子凄惨的如薛定谔的猫。」

7月15日中午我们乘坐大巴从学校赶往扬州。当大巴驶在宽阔的长江大桥上,我被长江的宽阔与雄壮所折服。从杨舍到扬州有将近2小时45分钟的车程。去的路上大家都很激动,不断的拍照直播。

我们入住的宾馆叫做辰源宾馆,双人间,自由组合,我便和陈力江住在了一起。刚进入房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打电话给总台叫人来处理,他却说这里的下水道本来就堵住的,没办法。还说的振振有词。打开电视机,不是看不清就是没声音。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去吃晚饭了。晚饭自然是张伟新请客的,就在宾馆的对面——三道菜。那边的菜都有点辣,而且很多菜都长一个样。不得不说他们店里的招牌冷饮——酸梅汤。免费而且无限续杯,口感的确不错。

当天晚上是开班会,我们一个班将近两百多人。班主任自称扬州大学大三学生,自我介绍时说,“我会成为你们既恨又爱的班主任之一”。这句话的前半部分很快就得到了验证,他要核对身份证信息,还要关注一些注意点。但是他只会串行运行,不会并行处理。在他让我们核对身份证期间,居然干巴巴在上面站着,一句话也不说。好不容易核对好了,开始讲一些注意事项。居然重复了五六遍!每次讲完都说“我再强调一遍”,导致最后直接有学生拍桌子起哄。最后处理了一下座位的问题,初步定为抢座位。对了,补充一句,一开始只有我们学校住在外面宾馆,其他学校一律住的宿舍,所以他们有晚自习,我们没有。

班会结束后从大教室走出来,天上早已繁星点点。由于那个老师拖了很久,大家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又遇到蛮横的门卫,差点起了争执。最后还是打通了张伟新的电话才放我们出校门。相比较而言,其实我们这里的门卫一点都不凶。

对于门卫的做法,或许他是为了学校和学生的安全考虑,但是那天晚上他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一副气势汹汹,妄图吓住我们的样子。这种表现让我有种「扬州人都是这种样子。」的感觉。当然,我们学校也有人在趁门卫拦截别人时走了出来,虽然有违规矩,但在这种背景下却也无可厚非。只是觉得门卫实在没有必要到如此地步。

回到宾馆洗漱,整理,大家说明天早点起来去抢位置。我们第一天6点起床,顺利的抢到了第一排。当我们到教室的时候只有7点,8点上课。那个班主任还在睡觉。他就这样被我们吵醒了去开门。结果开了门说,我们以后排座位吧,要考虑到别人的休息。

对于这件事情,班主任为排座位找到了一个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们要考虑到住在校外的学生(也就是指我们,但是我们抢到了第一排),这个理由显然是行不通的。感觉这个班主任办事能力太差劲,而且找理由却一点都不让人信服。而不像某些老师,即使你知道他是在找理由,但却心甘情愿跟着他做。

讲函数的老师是个佛教徒。上课讲的一些禅语倒是很值得推敲。

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

首先,佛学中的「色」和道家中的「道」有异曲同工之妙,皆是指天地万物。这几句话在《石头记》中也有出现过,是空空道人所说。结合《好了歌》,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几句话:从「无」了解表象,接着从表象懂得人间的感情和苦恼,然后从中解脱,懂得此皆因表象而起,最后懂得外物表象终究是「无」。从人情方面理解,这几句话的意思和老子的「超然出世」并无太大区别。从学术上理解,则表示了从无知到理解到运用自如的过程,而最高境界,则是「无招胜又招」。

一个讲排列组合的老师叫刘凯峰。他给我们讲了两个自身的故事。应该算是在警醒我们吧。「我们那时候学习压力几乎没有,初三的时候我们班的男生还在玩水枪。我当时胆子小,所以没和他们一起玩。结果就我考上了高中。」「我在高考前几天还在研究三等分角,结果高考考了个师范。」毕竟,竞赛仅仅是磨练意志和开拓眼界的。真正属于我们的舞台,还是高考。

他还讲了一些他以前出过的一些高考题,还讲了一道数列题,他说是用来准备作为2013年高考附加题最后一题的。但是命题组换了人,所以没叫他去。那道题目相当难,除了第一问可以猜出答案,第二问的证明根本不会。而他也洋洋自得的说,第二问的证明不仅要用到螺旋归纳法,还要如何如何。而且很大气的说,这道题目就没准备让你们拿分,除了第一问有个别人可以猜出答案。

最后一天讲平面几何的老师讲课方式非常奇特。偌大的教室,有投影不用,偏偏用黑板。说话听不清,黑板看不清,而且讲题目喜欢只讲一半。以至于他讲的调和点列似懂非懂,谁知道第二天就考到了调和点列和梅涅劳斯定理综合的平几题。

上课基本就是这样。接下来讲讲课余生活吧,应该算不上太丰富。每天早上7点起床,中午12点休息一会,然后午睡到2点半。晚上6点下课,吃完晚饭买杯奶茶,接着大家串门娱乐。玩到8点左右开始做题目。

某天晚上大家守着信号极差的有线电视,好不容易调到一个清晰的频道,中国好声音,居然还没有声音。

期间大家商量了准备去瘦西湖玩的,可惜有人夜探瘦西湖带回来的消息是:瘦西湖没有夜游,于是只能作罢。本来我们还想像周红娟一样,去瘦西湖上撑一支竹篙,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比较有印象的应该是那天足球赛,中国队VS日本队。一大群男生在一个房间里看球赛。张伟新来查房,还以为我们在做什么不法勾当。

还有不得不提的一件事情,就是宾馆的隔音效果。中午睡觉,楼上一位大妈在打电话,声音非常大,时不时发出恐怖的大笑声。搞得一个中午没睡觉。晚上,本来快睡着了,隔壁传来一阵电视机的声音。

某天中午,我们准备去大润发逛逛,人生地不熟,遂向一报亭老人问路,他说直走右拐再直走,跑半分钟就到了。结果我们走了十多分钟才看见。回酒店的路上顺便逛了一下酒店后面的所谓步行街,感觉非常的冷清,而且有点邋遢。

最后一天,那个班主任说下午提前40分钟到,要发准考证。谁知我们到了,他还没到。

复赛,有一道题目上课讲过类似的方法,但是考完后还是感觉很虚。但有80%的通过率也放下了心。自己在知识的海洋面前,实在是非常的渺小。

我还像以前一样疯狂的热爱数学!

7 条评论扬州拾遗(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