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望月感怀

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赏月。小时候虽然每年都会如约赏月,但那时候年纪尚小,即使望月,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自从高二受了周红娟老师的耳濡目染,再者,加上《唐诗之旅》的熏陶,开始对明月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怀。自此以后,每当看到明月,想到的不再时冷冰冰的月球,而是嫦娥玉兔,吴刚伐树。有时候甚至会像李白一样「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前几天住宿的时候,便已经感到了中秋的到来。熄灯后,一束月光打在床上,真如太白所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今天晚上看新闻,提到瘦西湖是最佳赏月之地,不禁想起徐凝的一句诗「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好在身处农乡,不像城市中有高大的建筑物遮挡视线,也不用担心刺眼的霓虹灯会干扰赏月的心情。四下只有明亮的月光,别有一番意境。望着皎洁的月亮,一时思绪纷飞。

窗外响起了爆竹声,大家都对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抱有极大的好感。这么多年没有观赏月色,突然在中秋佳节赏月,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为大自然的美妙所折服,人类终究还是渺小的。真希望可以和苏子一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但到最后还是意识到「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如此一来,不禁想到人事变迁。最先进入脑海的,是周红娟老师,说实话,跟她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一种热爱生活、积极生活的态度。或许作为电教员跟她接触的机会多一点吧,感觉周红娟还是挺不错的一个老师,虽然有时候方式方法不太得当,但至少初衷还是好的。或许语文所要教会我们的,便是如何去生活,而不是如何去得分。就像高冰峰老师,一大把年纪了,还如此文艺,不得不说这是一种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对于周红娟老师的离开,早在她告诉我们她高三只能带一个班的时候,便已料到。后来在暑假里遇到她,得到了确定的消息,当时的确有些不舍,但有些事情总是不可避免的。不过还得谢谢她在大夏天来给我们送清凉。

明月自古便非常的忙碌,我也极少的去麻烦它。至多只是让它捎个信,带个问候罢了。我想今天的月亮一定会非常乐意的将我的思念传递给我的小伙伴们吧。古人是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只要双方都望着明月,明月就会帮他们传递心绪。这远比现代的即时通讯工具高级,靠的是人与自然的融合与共生。相较而言,我更喜欢后者。

高考是个不可避免的话题。虽然已经填完了大学的目标,但现在与之差距着实太大。在高一的时候,我曾幻想着可以拿到计算机一等,然后保送。这个五彩的肥皂泡最终随着竞赛保送制度的取消而破灭。接着,便想着自主招生,这是一条非常好的路径,考的还好可以本一即录,相当于报送。

但是,目睹了几位过来人的事迹,也对它产生了怀疑。就拿去年2013届高三(15)班的胡宇涛来说吧。他和我一起搞竞赛的。去年我们一起去南航参加复赛,第一天下午,2012届高三(15)班的缪晓伟(也是信息组的)带领我们参观南大(仙林校区),当时胡宇涛就表明了要进南大的意愿,他也是这样做的。平时模拟考390左右,有时候还上过400。后来参加了南大自主招生,考的时候差几分面试,只加了10分。到最后,高考却挂了。加来的10分就也形同虚设了。

有一首打油诗,感觉讲的非常在理:

自招毁一生,竞赛穷三代。要考好大学,还得语数外。

当然了,也不是让大家消极的对待自主招生,但是不要花太多精力,这种东西如同竞赛,全靠运气。时也,命也。当然,要考非常好的大学,还是需要自招降降门槛的。所以,这样说来,还是老老实实搞语数外来的实在。

细察为什么大家如此热衷保送,自招,无非就是「逃避」。逃避高考,保送是最好的道路;既然保送取消了,那只好拿自招来当垫背。细想来,这些又是何必呢,高考,终究还是要降临在我们的头上,也会给予我们相对客观公正的评价。

最后一句话,与大家共勉:

说出来被嘲笑的梦想,才有去实现的必要。

月色,还是那样的澄澈明净……

1 条评论中秋望月感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