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卷一][周文] 周鄭交質

【原文】

  郑武公、庄公为平王(周平王,建立东周,开启春秋战国时代)卿士(官名)。王(二心,偏重)(西虢公,周王室卿士)郑伯(郑庄公)(怨恨)王。王曰:“无之。”故周郑交质(交换人质)。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公子忽为质于周。
  王(天子死曰崩),周人将(给予;畀[])虢公政。四月,郑祭足(郑国大夫,字仲,即祭仲帅师(军队(温邑之麦。秋,又取成周(地名,东周都城,今河南省洛阳市东(稻谷。周郑(互相(憎恶
  君子曰:“信不由(同“衷”,内心,质无益也。(公开(体谅而行,(约束;要[yāo]之以礼,虽无有质,谁能(离间之?(如果明信(坦诚相待,涧溪(池塘(水中小洲(谷物(浮萍;蘋[píng](白[fán]蕴藻(一种藻类(野菜筐筥(竹制容器,方形为筐,圆型为筥;筥[jǔ]錡釜(烹饪器皿;有足为锜,无足为斧;锜[]之器,(积水池;潢[huáng](积水(道路(积水之水,可(祭祀於鬼神,可(同“”,进奉於王公,而况君子(缔结二国之(信用,盟约,行之以礼,又焉用质?《风》有《采蘩》《采苹》写妇女采集野菜以供祭祀,《雅》有《行苇》写周祖先晏享先人仁德,歌颂忠厚《泂酌》(写汲取行潦之水供宴享;泂[jiǒng](表明忠信也。”

【解读】

日渐衰微的周王室为了防止郑庄公独揽朝政,想分权给另一个姬姓国国君虢公,以保持平衡。但郑庄公对周平王此举怨恨不已,最后双方竟然为了达成妥协互相交换质子。为何堂堂周王室会沦落到与郑国交质?究其原因,还是周国所处的客观环境、历史进程有关,同时也与周平王庸懦软弱、得过且过的个性有关。

第二段文字的记述实际上是对“交质”这一举措做出了历史否定。表面上看周郑交恶的原因是因为郑庄公收了成周的稻谷,但实际上周郑交恶的根本原因是在利益和权利的再分配上出现了矛盾冲突。

文末用了大量笔墨阐述了诚信的重要性,而这也只是作者的一种美好愿望,因为在历史进入礼崩乐坏的春秋时代以后,就很难看到各诸侯国要之以礼、行之以礼了。

尽管如此,在我们今天建立新的社会规范、道德规范和行为规范的过程中,诚信原则还是应该继承发扬的。

[001][卷一][周文] 鄭伯克段於鄢

【原文】

  初,郑武公(郑桓公子,郑国第二代国君娶于申,曰武姜(“姜”为娘家姓,“武”为丈夫谥号),生庄公(郑庄公,郑国第三代国君)共叔段(郑庄公弟,谋反被郑庄公击败后逃亡共[gōng]地;名段,因在兄弟中岁数最小,故称叔段。庄公寤生(难产的一种,胎儿的脚先出来;寤[],通“”,倒着(使动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屡次;亟[qì]请于武公,公弗许。
  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地名,即虎牢,今河南省荥[xíng]阳县西北。公曰:“制,岩邑(险要的城镇;岩,险要;邑,人所居住的地方也,虢叔(周武王叔,封于东虢,为郑国所灭死焉。(同“他”,别的唯命(听从您的吩咐。”(武姜(地名,使居之,(京地百姓谓之京城(同“太”叔。祭仲(郑国大夫,先后辅佐郑国五位国君;祭[zhài]曰:“(都邑;凡邑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城墙过百(城墙长三丈为一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城[的城墙]不过(同“三”国都[的城墙]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法度,非也,君将不(能够承受。”公曰:“姜氏欲之,(表疑问,怎么(同“避”,逃避害?”对曰:“姜氏何(同“”,满足之有!不如早为之(安排(地方(同“毋[]”,不要使(滋长(蔓延,蔓难(除掉也。蔓草(尚且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本义倒下去、垮台,汉以后有“死”义,子姑待之。”
  既而(不久大叔命西(边境上的城邑北鄙(两属于己。公子吕(郑国大夫,郑武公弟,帮助郑庄公消灭共叔段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固定结构,对[它]怎么办?欲将国家(给予大叔,臣请(侍奉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使动(百姓(二心。”公曰:“无庸(同“用”;不用[除掉他](他(将要(自己(遭到灾祸。”大叔又收贰以为(“以之为”的省略己邑,至于([一直]到廪延(地名,河南省延津县北子封(公子吕,字子封曰:“(可以[行动了](语气词(实力雄厚将得(百姓。”公曰:“(对君主(百姓(异体字[],同“昵”,亲近,厚将(崩溃。”
  大叔(修葺[城郭])(聚集[百姓](修理(铠甲(兵器(准备(步兵(四匹马拉的战车,将(偷袭,本为贬义,后为中性词郑。夫人(姜武(为动,开启(城门。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率领车二百乘(表目的,用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逃入于鄢,公伐(之于鄢。五月辛丑,大叔(离开(逃亡共。
  (《春秋》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不守为弟之道,故不言弟;(如同二君,故曰(战胜;称郑伯,(讽刺失教也;谓之郑(意愿。不言出奔,难之也(史官下笔有为难之处:若写段出奔共,那么罪责都在段身上,其实庄公也有责任
  遂(同“置”,放逐姜氏于城颍(地名,今河南襄城东北,而(为动,对……发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为动之。颍考叔(郑国大夫颍谷(地名,今河南登封西封人(管理边界的地方长官,闻之,有(进献的东西于公,公赐之食,食(舍弃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吃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带汁的肉,请以(赠送;遗[wèi]之。”公曰:“尔有母遗,(语气词;繄[yī]我独无!”颍考叔曰:“(表敬副词,冒昧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于是,在这件事上?若(同“掘”,挖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诗:“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yì]。”(从此(作为母子如初。
  君子曰:“颍考叔,(笃,十分孝也,爱其母,(推广及庄公。《诗》(《诗经》曰:‘孝子不(尽,永锡(同“赐”,给予尔类。’其(表推测,大概是之谓乎!”

 

【解读】

郑庄公对付共叔段的手法可谓“捧杀”——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作为弟弟,共叔段没有守住为弟之道;作为哥哥,郑庄公没有教导好共叔段。如若《春秋》直接写共叔段出奔,那么罪责就全在共叔段身上;然则郑庄公也有责任,因此这就是原文所说“不言出奔,难之也。”的缘故。

而究其根本,乃是其母武姜的缘故,她讨厌寤生而喜欢共叔段,导致寤生心存芥蒂。当郑庄公和武姜说出“不及黄泉,无相见也。”的话而后悔后,颖考叔不过是听到了郑庄公的弦外之音,而郑庄公就坡下驴罢了。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缝补之前由于讨伐兄弟、囚禁母亲这些事情而破碎的“礼”的外衣。

文章结尾写到郑庄公从地道里迎接武姜后,“遂为母子如初”的结尾引人深思:武姜与寤生最开始的关系,不正是武姜厌恶寤生,寤生心存芥蒂吗?

此外,纵观全文,不着一字褒贬,却将褒贬蕴含其中,此之谓“春秋笔法”。

江湖

最近整理旧时的读书笔记,偶然间看到2016年3月写的一篇文章,读完之后感觉非常契合此时心境,遂将其发布出来。

 

适逢金庸92岁大寿,写下这篇文章,聊表敬畏之心。

我记得接触的第一本武侠小说,便是射雕三部曲之一的《射雕英雄传》,当时的我少不更事,无法理解东邪身上的邪气,也理解不了南帝为何遁入空门,更不明白西毒如此作恶多端,只是敬佩七公的行侠仗义,同时也笑郭靖的傻里傻气。以为所谓江湖,就是刀光剑影,向往着自己武功盖世,全下无敌。

接下来接触到的便是《神雕侠侣》,不理解杨过年少的苦,自然也不明白他成年后待人接物的姿态,不理解十六年后的杨过为何两鬓斑白,自创了黯然销魂掌,武学已臻化境,却依旧如此失落。只是非常喜欢郭靖的那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想着江湖应该不只有刀光剑影,还有行侠仗义,向往这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以盖世之功,为国为民,有一番建树。

此后细细品味了《笑傲江湖》,看到了令狐冲的无依无靠,任盈盈的身不由己,看到了君子剑的小人之心,名门正派的邪魔歪道,魔教的如水之交。当时 当时一直盘旋在脑海的一个问题——何为正?何为邪?当我三读《笑傲江湖》的时候,方证大师的一句偈语道破天机——心佛即佛,心魔即魔。而江湖,亦邪亦正,邪中有正,正中有邪,而不像当初那般纯粹。此时的我,已慢慢失去了当初天下无敌的想法,只想着一管清箫,一把古韵,退隐江湖。

然后翻阅了《天龙八部》,印象最深处,当属扫地僧让乔、慕容二人皈依佛门。想着江湖中腥风血雨,即便孑然一身,也难免遭人陷害,又如退隐山林,却不免旁人寻上门来,何不放下执念,遁入空门。天下第一又如何,一统江湖又如何,百年之后,不过是一抔黄土。何况高处不胜寒,真正天下第一,一统江湖以后,又有何乐趣可言,江湖即空,空即江湖。

后来,又陆陆续续的接触了《倚天屠龙记》、《书剑恩仇录》、《碧血剑》、《侠客行》等,但看来看去,虽然主旨不同,但却没有改变我对于江湖的理解,一个独立于现实生活的想象世界。

直到寒假品读了《鹿鼎记》,才算略窥其中的门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它不再是一个想象出来的地方。而它不一定必须以武力决胜负,可以是财富,也可以是权利,但唯一不变的是无处不在的腥风血雨。既然避无可避,逃无可逃,那何不融入其中,不一定需要盖世无双、富甲天下,亦或权倾朝野,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心。

福尔摩沙游学有感

五百多年前,葡萄牙人在大航海的过程中发现了台湾这个美丽的岛屿,将其命名为“Formosa”(福尔摩沙)。此次有幸在台湾停留多日,领略了与姑苏不一样的风情。而今游学之旅已近尾声,便将此行所见所感记录下来。

搭乘了延误的航班、坐了接机的大巴,风尘仆仆地赶到国立清华大学,迎接我们的是连绵的细雨和位居山顶的宿舍。在校外奔波了一个晚上,终于采购完了各类生活用品,做好了迎接不一样的暑期生活的准备。

在来之前,对于研究生的方向做了很多规划,最后锁定在了集成电路设计、机器学习这两个方向,但一直犹豫不决。由于在大陆接触了很多电路设计方面的内容,因此对于集成电路设计有着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而机器学习作为新兴产业,对于我来说仍然较为陌生的,借此机会正好接触一下,于是便进入了一个机器学习方向的实验室进行暑期学术交流。

刚进实验室的时候,接待的学长让我脱鞋进入,并告诉我实验室开门的时间是上午十点,这对于我来说是较为震惊的。经过一番简单的交流后,确定了最后的研究方向——语者辨识,由于曾经做过类似的工作,因此并不是那么困难。

但在整个研究的过程中,慢慢发现,整个实验室的研究过程大多是特征的选取、模型的选取、参数的调整这类隔靴搔痒的操作;偶或有一些自己搭建网络结构的创新,但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再者就是找了很多篇论文,选一个最优的方法进行实现。再结合与大陆认识的机器学习方向的研究生聊天的过程中所表达出的对于调参现象的普遍性的问题,慢慢开始更加全面的认识了这个方向。对于我个人来说,似乎更想做的是研究其背后的原理,而不是仅仅调个参数,选个方案。虽然最后汇报的时候说的头头是道,但对机器学习这个方向也慢慢失去了兴趣,或许我真正喜欢的就是集成电路设计吧。

学习之余,更多的是感受不同的文化,接触不一样的人。在与接待家庭的交流过程中发现接待家庭的叔叔曾就职于台积电,从事集成电路的工作,对于我准备走这个困难的方向表示了极大的鼓励。在与接待家庭游玩的过程中,也建立了一定的情谊。看到对方与上一届的学长、学姐仍然联系紧密,互赠礼品,有着些许感动;在感受到对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无私的奉献时心里满是感激与惊喜。

此外,还完成了环岛一圈的小目标,体验了台湾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欣赏了大海的雄壮与美丽,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深入到美术馆中去欣赏那一幅幅摄影、画卷,感受到了不同于烦闷工科的轻松、愉悦。参观了各类纪念堂,看到了许多历史上文件的手稿、复刻版,其中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一代名臣李鸿章在《马关条约》上签名,耳边回响起了那位沧桑老人在签订《辛丑条约》时对庆王说的那句话:”庆王爷,天下最难写的是自己的名字,你还年轻,仕途无量,这个卖国贼的骂名,还是让我来当吧。”大清虽然亡了,但我泱泱华夏致力于民族复兴的脚步,却一刻也未曾停歇。

一转眼已来到了分别的时刻,人生总是不停的相遇与离别,看着空中的明月,不禁赋诗一首:

夜半残灯花不语,白藏冷月水空吟。
清华相逢应如昨,水木惜别忽至今。
碌碌三旬求正道,茫茫万里觅佳音。
此间邂逅终须散,高山流水冷伯琴。

丙申志(2016年度总结)

一直想写年终总结,却总是忙于应付各种事务,导致一拖再拖。适逢今天立春之际,写下这篇文章,权当是对过去一年的反思与总结。

时间真是个猝不及防的东西,不知不觉中高中时创建的这个博客已经在巨大的互联网世界中立足四年了,而我也已经从当时特别无知的高中生变成了如今比较无知的大学生了,年龄总是一年一年的增加,但是真正的智慧却不会随着时间线性的增长,总是需要及时的去反思总结并且在实践中进行运用才能真正的内化成智慧。

如果说2015年的关键词是“比赛”,那么2016年的关键词一定是“项目”。虽然许多人习惯在“项目”前面加上“科研”二字,但是当真正的深入进去才会发现,你一个普普通通的本科生,又怎么可能做的了什么科研呢?无非是导师看你骨骼惊奇,想锻炼锻炼你,顺便让你搬搬砖罢了。再说那么多本科发顶会的同学,又有多少人是凭借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呢,大多数都是导师研究出来挂个名而已。

当时为了接触更多的研究方向,所以申报了很多各方面的课题,回想过去一年,从基础的STM32写到FPGA最后转到机器学习习,涉猎也算不窄,但是写完这么多东西以后却发现这些都不是我所喜欢的方向,似乎自己更喜欢的是集成电路设计方面的内容,而不是从小就开始学的编程。经常会有学长和我交流的时候问我,为什么代码基础这么好,不报就可以,或者说不走计算机科学(CS)方向。我感觉当遇到大量重复工作的时候写个程序来代替是我做喜欢的工作,但是现在国内的底层码农基本都在沉迷在各类企业管理软件的制作之中,偏重业务逻辑也不是算法逻辑,对于这方面却没有很多的兴趣。

通过过去一年的磨练,我发现自己对于未知的内容有着较深厚的兴趣。对于编程方面,如若让我使用别人的算法实现各种各样的系统,那我一开始都会去拒绝这样搬砖的体力活的(当然砖还是要搬);如若让我去改进或者设计一个种全新的算法,却能够让我感到非常excited。对于电子方面,如若面对的是一个根据理论可以得到很明确结果并且与实际相符的电路时,我是非常乐意去制作的;但是如果遇到一些比较玄学的电路或者理论与实际相差甚远的电路时,我却愿意去探索其中的原因以及奥秘。

但是未知的内容钻研多了就会产生一种疲累感以及无力感,当解决这些未知内容的时间限制越少时,这种感觉越强烈。往往这个时候就想什么事情都不做,好好的放空一下自己。但是生活怎么可能这么顺心如意,更加常见的剧情便是紧接而来的无数的事务忙的晕头转向。难得的闲暇便是刚刚考完试的几天吧,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娱乐一番。

在大学学习已经两年有余了,对于大学课程也找到了应对其的套路:平时翻翻书,考前做做题。说起来轻巧,但是却因课程难度而异。对于简单的课程,考前两个小时背个重点就能应付;对于较难的考试,考前可能要看上一个礼拜才能勉强应对。但是考完以后却发现书上所教授的内容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因此年末时想到一个方法:将输入式学习向输出式学习进行转型。于是就有了知乎专栏上面的内容,通过综合大学所学的知识和课外的知识,从根源上解释如何制造一套计算机。

但是,光学习仍然不够。想想已经是半只脚踏出校门的人了,同学之间讨论的话题也从大一时如何上大学、为什么上大学变成了毕业以后读研还是读博,国内深造还是出国深造,读什么方向。当然偶尔也会调侃道房价为什么这么贵,连个厕所都买不起。去年一年所做的项目就是为了确定研究生到底应该读什么方向,目前粗略的定了两个(集成电路设计以及机器学习)或许随着以后的学习会发生一些变化。虽然想读博,但是看着那么多博士哭天抢地,却又有点犹豫。去年下半年开始尝试着出国的准备,最终以1217事件悲惨收尾,或许这个应该就是今年的重点吧。虽说开始进行出国的准备,但是却还有很多的未知,到底要不要出国读?读不读博士?先硕士后博士还是直接博士?读完以后要不要回国?回国了又该如何发展?这无数的念头在脑海中挣扎,或许应该安慰自己“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除了这些内容外,去年还利用空余时间接触了乐理方面的知识,自学了Ukulele。虽然只会一些基本的曲目,但是发现当身心烦躁时弹上一曲却能使自己平静下来。此外还接触了中医的知识,感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在中医养生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最后重拾了中学时期的《周易》,研究起了八字算命,在玄学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对于玄学方面的内容,可以引申出很多有趣的内容,希望日后有机会可以写出了与大家分享。

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过很多的困顿、艰辛,但是我相信这一切都值得。明天还有新的梦想等着我们去追逐。